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本官不是大奸臣 第二十章 又見魏鶴


  “魏鶴”劉陵不提起,她都差點快忘了。那個不像商人的商人,一雙多情桃花眼,還一眼看穿她窮的人。

  楚清有些不理解,他疑惑道:“那人莫不是想毀約?”隨即又握緊拳頭憤憤道:“他若是敢毀約,少主,讓屬下去宰了他。”

  劉陵瞥了他一眼,無語道:“就知道打打殺殺。”

  楚清有些懵,這人……這人不是才夸過他的嗎?難道他之前說自己不錯是假的?

  楚清臉色不好,杵在那里不說話。

  葉棠也不知道魏鶴為何要見她,但她還是交待劉陵道:“去回他話,說本官見他,地點嘛就由他定,本官赴約就是。”

  魏鶴把見面地點定在松鶴茶樓,葉棠來的時候魏鶴已經等在那里了。魏鶴極善烹茶之道。撿茶,加水,入配料,烹煮,待到火候時辰剛剛好,他才將烹煮的茶水優雅的倒入精巧細致的茶杯里。

  葉棠不懂茶,她只是覺得魏鶴一套行云流水,又風雅偏偏的動作做下來實在是有些賞心悅目。

  雅士行雅事,大概就是這樣的吧。葉棠想。

  魏鶴輕輕將倒好的一杯茶推到葉棠面前,笑道:“大人,嘗嘗?”

  葉棠點頭,端起茶杯來,鼻尖瞬間侵入一陣誘人的香氣,是梅花的香味。

  葉棠輕輕喝了一小口,之后道:“梅花香。”

  魏鶴輕輕一笑,多情的桃花眼更顯風情,他道:“是香雪海。出自一句詩“十里梅花香雪海”。”

  葉棠抿了一口茶笑道:“先生雖為商賈,卻也風雅不俗。”

  魏鶴卻似是有些感嘆道:“風雅如何?出身商賈自是低人一等,倒是比不得大人。”

  葉棠有些疑惑,但還是勸解道:“先生不必妄自菲薄,葉某也并非生來勛貴。”其實葉棠想說,我的出身比你低,我是個孤兒。你特么的好歹還有錢。

  葉棠又笑笑道:“商賈如何?草莽如何?在葉某眼里,只要是有才之士,那就是人中龍鳳。”

  魏鶴當時去別苑參加葉棠舉辦的清水灣招商會見到葉棠的時候,是覺得他她不俗,而且想法獨到,便有意與之結交。但他今日一番商賈地位低下言論,是想試探一番面前之人是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不在乎門第,還是在意門第,不會輕視商賈。

  果然,葉棠沒有讓他失望,他很高興。他笑道:“大人此番言論,倒是讓魏某意外。”當然,他更多的是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改變世代為商卻怎么也擠不盡社會上層的魏家的機會來了。

  葉棠喝了一會茶,才反應過來,自己可是來催魏鶴守約交錢的。可這弄了半天,她這連頭都沒開呢。而且她人都來了,這魏鶴不趕緊交錢,是要干什么?當然在此番雅境之中,她也不能像土匪一樣跟人說“快,拿錢。”

  想了想,葉棠斟酌了一番用詞道:“先生,葉某此番是為了咱們的合約文書而來。葉某的屬下說先生要親自與葉某兌現文書合約……”其余的話,葉棠表示可以省略了,是個人都能明白。

  魏鶴看著她笑了笑,那人雖然說的委婉,但卻無半分羞色,嘴角微微翹起,優美的下巴微仰,十分理直氣狀。

  看著她的模樣,魏鶴有些想笑,但還是忍住了。頓了頓,他道:“大人放心,魏某自當履行當日之言,上交此次名下所有產業的全部盈利。”

  “全部盈利?”葉棠被嚇到了,她愣了一瞬站起來道:“先生說笑了,合約上是三成。先生履行合約就成。”

  魏鶴笑,又請葉棠坐下,才道:“魏某當日說要把此次名下產業全部收益獻給大人是認真的。”

  “那先生不是虧了?”葉棠疑惑,這人這么傻嗎?給她白送錢?葉棠想不通,卻聽魏鶴又笑道:“與大人做生意不虧,只要大人有用得著魏某的地方,不管是錢,是人,大人盡管開口。”

  葉棠有些懵,這不只是白送錢,現在連人都要送?葉棠有些激動,激動得甚至都想跳起來歡呼:這特么的是財神爺來了么?

  冷靜,冷靜,天下可沒有掉餡餅的事。這送錢送人的,顯然不太正常。

  葉棠捻了捻激動的神色,她看向魏鶴正色道:“先生求什么?”

  在這樣的好事前,葉棠還能保持冷靜與清醒,這著實讓魏鶴有些驚喜。但他還是坦言道:“魏某只求一個機會,一個能夠為大人效力的機會。”是的,魏鶴需要一個機會,魏家也需要一個機會。若是成功,來日天下大定,他魏家也能入大文士族階層,不再為人輕視。

  當然,這一層,已經冷靜下來的葉棠也想清楚了。古來商人地位低下,魏鶴想求一入上層地位的機會也無可厚非。雖然兩人心照不宣,但葉棠還是給足了魏鶴臉面。她笑道:“承蒙先生看得起,有先生加入,葉某感激不盡。”

  兩人相談甚歡,魏鶴一定要把這次的所有收益給葉棠,但葉棠也只按合同拿了三成的利。

  魏鶴臉色有些不好,道:“大人是覺得魏某誠意不夠嗎?”

  “不……不是……”葉棠有些臉紅心虛,如實道:“是葉某覺得此舉有點像搶劫。”

  魏鶴失笑,葉棠又補了一句:“先生的香雪海不錯,葉某會常來先生這里與先生論生財之道。”

  魏鶴點點頭,臉色好了太多。

  葉棠帶走了魏鶴這次三成利的銀兩,二十萬兩,算是一筆大錢了。總共下來,這次葉棠一共賺了一百五十萬兩。

  對于這筆錢財如何使用,葉棠自己心里有一個計劃。第一個計劃:招兵買馬。第二個計劃:儲備軍費。第三個計劃:錢生錢。她不能夠這一次花光,又要變成窮光蛋啊。所以,有一個固定的生財的地方,才算真的穩妥。

  第一個計劃有些大,得慢慢來。第二個計劃不用怎么做,只要留錢就行。第三個計劃嘛,“錢生錢”葉棠自己不是商人,她準備去找魏鶴這個大商人去取取經。

  所以隔了沒幾天,她就讓楚清找來了魏鶴。

  魏鶴有些意外她這么快就找上了自己,但他也沒說什么,只是靜靜地等待葉棠提出來。

  葉棠看著魏鶴直言道:“先生,古來民間商人都有“錢生錢,利滾利”之說,而葉某也深信此種生財之道。今且向先生請教,這如何讓本官手里的錢能夠“錢生錢,利滾利”?”

  聽到這話,魏鶴有些疑惑道:“大人手里的錢還不夠?”

  楚清聽了張大嘴巴道:“少主,咱們這次分利可是有一百五十萬兩銀子啊!”

  文晏也問道:“表哥可是要做什么?”

  葉棠說了自己的三個計劃,眾人才明了了。

  魏鶴問道:“大人準備用多少錢來“錢生錢,利生利”?”這個很重要,多少錢辦多少事,這都是約定俗成的道理。

  葉棠實言道:“本官給你的不多,只準備了從你那里收回來的錢,也就是說只有二十萬兩。但半年以后,本官要求你至少回利三百萬兩。先生可有辦法?”葉棠為什么會說,三百萬兩,是因為半年以后戰爭差不多就要開始了。若是沒有足夠錢銀,來日兩年多的戰爭消耗該怎么辦呢。所以她必須無論想什么辦法都要準備好這些錢。

  楚清唏噓:“二十萬回利三百萬兩,少主,屬下覺得你是在開玩笑。”

  劉陵道:“這確是個難事。”

  文晏也有些驚愕,“這怎么可能呢?”

  葉棠給出的問題,是一個難題。魏鶴沒有馬上回應,說要回去想一想。

  葉棠應了他,但同時葉棠給魏鶴提供了一個思路道:“恰逢亂世,貧民是沒有錢的,國庫也是空虛的,最有錢的莫過于勛貴王侯,當然還有一些如先生這樣經營著各種各樣買賣的富甲一方的商人。商人嘛,只要有利可圖,那么他們便會無任何異議。但勛貴們嘛,他們大多收刮著民脂民膏揮霍。但如何讓勛貴們揮霍的錢財流到我們的荷包,而或者又應該說我們如何讓會經營的商人去幫我們收斂勛貴們的錢財呢?”

  “是合作。”文晏說道,“就像表哥這次與商人們合作的那樣。”

  葉棠憂愁道:“合作是應該,但怎么合作卻是個問題。”

  魏鶴沉思了一刻道:“招商引資卻是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葉棠有些興趣,道:“先生,說說看。”

  魏鶴道:“京城順巫溪江往下游,途經七八個大型城鎮到達東南凌城。且這幾個城鎮都在大人封屬內。若我們沿巫溪江城鎮港口建立大型交易中心,怕是會很吸引那些勛貴和當地商人的。”

  葉棠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一不注意就說出了真話道:“先生此意正是本官心中所想。而且這個構想,已在本官心中盤桓多日了。”

  眾人乍然一聽,都驚愕了。原來葉棠早就心中自有主意。那剛剛這一番,幾個人都朝魏鶴看去,莫不是給他出的難題?

  聰明如魏鶴,顯然明白了其中深意,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葉棠。他覺得這人可真有意思,明明自有主意,倒是樂意為難他。莫不是自己先前在茶樓對她那一番試探,所以她也反過來試探了他。

  葉棠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么,她尷尬的咳了一聲,立馬又作出謙恭之態道:“那這沿巫溪江岸建大型交易中心,以及招攬當地商人合作的事情就拜托先生了。”

  魏鶴微笑,看著那人一番做作又可愛的表情,輕輕地點了點頭道:“大人放心,半年之后魏鶴必定為大人送上三百萬兩銀子。”


重要聲明:小說“本官不是大奸臣”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今天三d试机号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