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丹武圣主 戰夏果(二)


  云松哪里看不出夏果的意圖,看著那向他襲來的攻勢,御風一出,直接險而又險的躲過了夏果的攻擊,云松的速度突然的暴漲,夏果也是有些愣住了,感情云松一直都未用盡全力與他交手,他以為云松是泥牛入海,早已渾身解數,在折騰也折騰不起什么大風大浪,雖然他也是沒有用盡全力,但他他覺得這是對他的**裸的羞辱,不可原諒。

  “這畜生在這期間竟然提升了這么多?真是妖孽”,劉海心中贊嘆,劉海的目光也是一直都在看著云松,他將此時的云松與他上一次見云松的情況一比較,云松的成長速度,讓他心驚,上一次云松的速度還險不如他,并且境界也才是剛進入道煉體九重,當時要不是云猛臨時出手,他相信云松早已死在他的手里,而短短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就從煉體九重初期突破到后天一重,當時的云松已是能夠引起他的重視,他相信,此時的云松更加的恐怖了,以云松的成長速度,他也是有些擔憂未來云松成長起來的樣子,那必將橫掃整個靈云城,劉家可能會遭遇滅門的慘禍,越想他越是感到心中有些發毛,有一股涼意從他的后背,沿著他的脊椎,涌入他的靈魂,使得他為之一顫,同時,他心中也是下定決心,必須盡快在云松未成長起來之前將之除去。

  夏果的實力確實算的不錯了,一連四式,威勢是一招比一招凌厲,要是面對的是普通武者,即便是同級武者,估計也是敗下陣來,可惜的是,他的對手是云松,場上的變化,周圍的人也都看在眼里,夏侯的眼色也是陰沉得可怕,他也是有點相信云松真如夏曉梅所說得那般妖孽了,他眼中得殺機也是越來越濃。

  “沒想到到如今你都沒展現出你的所有實力,不要得意,不是只有你會隱藏自己得實力,我本不想浪費太多得精力來對付你,以免干擾到我之后得比賽,剛才我也是只使用了五成得力量而已,現如今,你也是能夠引起我的重視了,接下來,我將施展我的七成實力,希望你能夠抵擋得住”,夏果悻悻的說道,話畢則又是施展開攻擊,向著云松攻擊過去,而此時的他氣勢確實是比之前強盛了不止一節兩節,一身白袍無風自動,那柄長劍此時也是流露出一絲駭人的鋒利之感,這不是劍意,只是劍意的雛形,但也是為他增加了不少的威勢,使得他的劍變得更加的鋒利。夏果,十七歲,這個階段就能領悟出一絲的劍意雛形,其資質也算是不錯了,畢竟,劍意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領悟出來的,有的人終身無往踏入這一步。

  “呵呵我勸你還是用盡全力的好,現如今已是四招,到時你敗在我的腳下,被說自己未用盡全力”云松冷笑道。

  “哼!對付你,還不需要我的全力,七成,殺你足以,喝!看招”,夏果回道。

  場上,云松與夏果互相追逐,不斷地在變換位置,眾人也只是依稀看清兩人模糊的身影,夏果的長劍連連攻擊,而云松依舊是在避閃,劍影重重,四處流光飛濺,宛若神魔在交戰,霞光萬丈,氣浪滾滾,恢弘的戰斗場面不斷的刺激人們的內心。

  時間緩緩而逝,轉眼間,夏果又是施展出三招攻擊,他的每一道攻擊都是刁鉆凌厲,一招比一招強大,令得場外圍觀的人也是頭皮發麻,而云松依舊是如最初時的摸樣,絲毫未傷,躲閃之間,依舊是沒有一絲的元力波動,純肉身施展出來的速度已是可以和夏果相媲美,甚至還要快上一絲。

  “還有最后三招了,你要是再不加把勁,你就要輸了,哈哈哈”,看著夏果那有些惱怒的樣子,云松刻意的出言挑釁他。

  “休要得意,還有最后三招,對付你足以”夏果咬著牙說道,雖然心中有恨,但依舊是一副陽光和煦的樣子。

  “我記得剛才某人也是這樣說的,想要把我怎樣怎樣的,到如今,依舊是連我的一根毛都沒碰到,沒想到現在還有臉說這大話,哈哈哈”,云松笑道。

  “我不像某人,從頭到尾一直都在做縮頭烏龜,只知道閃躲,連一招攻擊都為施展出來”,夏果冷聲說道。

  “對付你,一招就足夠了”,云松說道。

  “哼!你在我眼中終究是一直螻蟻,螻蟻豈能撼動大樹般的存在,等我將你打敗了,希望你還能有如此口氣說話”,此時夏果原本一臉笑容的臉蛋也是變得有些陰沉下來,他認為云松是在逞口舌之利,蹦跶不了多久了。

  云松此話一出,瞬間再四周激起漣漪,也是認為云松過于狂妄,一招擊敗比自己高上四個等級的武者,在他們眼中,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修武之人都知道,修為等級之間,每相差一個境界,就相當于多了一條鴻溝,完全可以碾壓比自己低上一級的武者,境界相差越大,則他們的實力就相差越大,低級武者能夠越一兩個等級進行戰斗已是逆天,更別說越數級進行戰斗了,那根本就不可能。

  場上那些本就擁護云松的那些人,也是覺得云松有些托大了,認為輸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欺騙自己,此時也是紛紛不看好云松的為人,而還是有一人是看好云松的,那就是之前壓了五萬兩白銀買云松贏的那人,此時他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盯著場上的云松,口中喃喃道:“云松,你可要贏啊,你要為我爭一口氣啊,我可是將我的全部家當都壓在你的身上了”。

  那人話音雖小,但還是被他周圍的人聽見了,那些人也是嘲諷他,笑道:“哈哈就算你求爺爺告奶奶也沒有用,你還是認清現實吧,之前叫你不要壓他,你看,他現在只有躲閃的份,還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所謂,哈哈”。

  “哼!就算如此如何,我相信他,我相信我的直覺,到時我贏了你們不要羨慕我”那人說著就轉過頭去,再也不理周圍人的議論了。

  “哼哼還直覺,我看你倒時就等著哭吧,哈哈哈”。

  對于云松的話,楓逸也是聽在耳里,特也是覺得云松有些狂妄了,但他又有一點相信云松真的能夠辦得到,因為,他也察覺到云松從比試到現在,一直都是純肉身在戰斗,也是不知道云松究竟隱藏了多少的實力,覺得,或許他真的能夠辦到也不一定,他的目光死死盯著場上,也是想知道云松接下來究竟會如何做。

  《魔旋破》一共有十二式,在使出第四式之后,見到傷不到云松,他就直接跳過第五第六式,而是施展《魔旋破》的第七、八、九式與云松進行對戰,沒想到其結果依舊是無法傷到云松分毫,云松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是使得他有些震驚,要是他平時對上那些后天六重以下的武者,對方早已死上不知多少次了,對于云松,他終究認為云松的速度太過于恐怖,以至于他每一次都要將云松斬殺,對方都能輕松的躲過去。

  夏果話畢,隨后他的氣勢也是陡然一變,瞬間直直上升,一兩個呼吸的時間,他的氣息也是到了巔峰狀態,白色長袍,無風自動,有一股火紅色的元力在他的周身涌動,將他籠罩在內,一股股凌厲的氣息不斷不斷從他的那柄長劍中流露出來,劍氣呼嘯,不時還轟擊在擂臺之上,整個擂臺也是隨之顫抖,并留下絲絲裂痕,周圍的人也是從夏果的身上感知道一股凌厲的氣息,呼嘯的劍氣,刺得他們臉龐產生火辣之感,對此,他們也是知道,估計夏果是要用盡全力來對付云松了。

  “云松,你能將我逼到這一步,也是說明你很不簡單了,但是,你我之間的差距,不是你三言兩語就能遮蓋的,可敢正面接下我這一招?”夏果帶有一絲玩味的笑意看著云松i說道。

  “我說過了,對付你,我只需一招,一招足以”,云松眼眸冷淡,臉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表情,他完全沒將夏果的話語聽在耳里,而對于對方氣勢上的變化,更像是沒看見一般。

  夏果見云松依然不鳥他,他心中有火,直接喝道:“找死,斬”。話畢,夏果直接不猶豫,手中的長劍直接一揮,數十道劍芒鋪天蓋地,直接向著云松呼嘯而去,不愧是夏果的全力攻擊,只見劍芒仿如劃破虛空,攜著恐怖的威勢,瞬間而至,迎著云松的胸膛就斬了下去,劍芒層次交錯,將云松的所有死角都一一的封鎖,宛若一張驚天巨網,四面八方的向著云松籠罩而來。如此一劍,云浩、莫影兒等人也是眉頭緊皺,也是不敢小覷,自認為就算自己遇上,也得元力抵擋,方能將攻勢化解,可見威勢的恐怖究竟到了何種地步。

  只見云松依舊是站在原地不動,雙手負背,目光十分的平靜,臉上也沒有一絲的恐懼之色,有一種君臨天下的威武氣勢,場外的那些人看著云松如此神情,也是對云松嗤之以鼻。

  “哎!我剛才還以為他到底有多么的不凡呢!如今,面對夏果少爺的攻擊竟然嚇得都不敢動了,真是個廢物”。

  “打不過就打不過了嘛!干嘛學人說什么大話,真是自找死路,還不如不接受夏果少爺的挑戰,早早認輸的好,最起碼還能保住小命”。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還好我沒壓他贏,否者我的全部家當就要賠進去了”。

  “云松究竟在搞什么鬼,為何到現在都未動”楓逸也是心存疑惑。

  云芝的小手也是緊緊拽在一起,看著場內的戰斗,他也是不知道云松究竟為何不躲過夏果的攻擊,滿臉的擔憂之色,不僅云芝,那些與云松交好的人也是都在擔心云松,而夏家,王家的人看到云松如此摸樣,則是異常的欣喜,認為云松則是死定了,最為開心的就數云天了,對他來說,云松就是他的心魔,他永遠也忘不了當初云松折磨他時的樣子,殘暴,冷冽,宛若深淵中爬出來的惡鬼,摧殘他的幼小心靈,只有云松死去,估計他才會找回信心。

  “不要啊”,云芝出聲喊道,聲音清脆,瞬間傳遍全場,此時的她,臉色慘白,宛若一張白紙,沒有一絲的血跡之色,她目光無神,呆呆的看著場內。

  只見場上,云松依舊站在原地,而夏果的劍芒瞬間將云松斬成數塊,夏銘的攻勢去勢不減,直接轟擊在擂臺之上,擂臺也是瞬間龜裂,飛沙走石,濃煙滾滾,隨著恐怖的氣浪襲向四周,瞬間將擂臺掩蓋下去。此時,夏果也是露出得意的笑容,也是認定云松已然身死,他知道云松的速度快,但此招卻是全方位進行攻擊,毫無死角,就算你速度再快,也休想逃出這劍網。

  “云松死了?”云橋眾人如遭雷霆,使得他們腦海一片空白,雙目無神,心中黯然傷神。云家大本營內也是異常的寂靜,云猛,云浩,云南三人也是陷入悲痛之中,而云天母子看見云松身死,則是欣喜連連,要不是場合不對,他們肯定會出聲叫好,云成則是無喜無悲,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芝與莫影兒都是愣住了,他們親眼看見云松被夏果削成數塊,心中悲痛無比。

  “親家,是在是抱歉,我家夏果出手沒輕沒重,不小心將云松少爺給殺了,哎!我之后定當好好處置他一番,并且出資為云松風光大葬”,夏侯這是故作悲傷的和云橋說道,看著她說話的樣子與語氣,不明白的人或許還真信了他。

  夏侯此時別提有多高興了,除去云松,就相當于斷了云家的未來,到時靈云城必定是夏家的天下,而在一旁的封萬仞與王修德則是什么都沒說,依舊是一臉的淡然神色,不過楓逸與羅秋就有些失望了,要是云松真的死了,那他們則是真的壓錯注了。

  “哎!我就說嘛,云松怎么抵擋得過夏果少爺呢”。

  “就是就是,我早就看出夏果少爺的不凡了,云松怎么會是夏果少爺的對手”。

  “剛才僥幸躲過夏果少爺的幾招就得意自滿,沒想到夏果少爺一施展出真實的實力,直接瞬間秒殺,真是無知,活該他隕落”。

  周圍也是瞬間寂靜,隨后眾人開始議論起來,紛紛說云松的不是。

  云芝輕身一躍,就急忙趕往擂臺,想查探一番云松的具體情況,她對她的這個云松哥哥很是信任,她不相信云松就這樣死了,想著往日與云松朝夕相伴的日子,他們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云松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笑容此時,一一的回憶起來,一抹晶瑩的淚水,從她的眼眸中流露出來,劃過她那慘白的臉龐,顯得格外的悲戚。

  “呵呵夏家主對在下真是沒任何的信心啊!實在是讓我倍感慚愧啊,看來我得好好表現一番,好改變夏家主對我的看法啊”此時,一道聲音從煙霧中傳出,眾人聞之一震,猶如見鬼一般,神情都有些麻木了。

  不錯,這正是云松的聲音,云松的聲音不算響亮,但卻是傳遍了四周,使得眾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云芝聽到云松的聲音,她那慘白如玉的臉龐終于流露出一絲的笑容,無盡的喜悅涌上心頭,“我就知道,云松哥哥是不會就這樣丟下我一個人離開的”,她也是不管比賽的規則,直接加快步伐,直接沖進了煙霧之中。


重要聲明:小說“丹武圣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今天三d试机号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