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時光不負已微涼 第153章唐藺下的套


  倪杰將車停在一處臨水的空地邊跳下車,又到另一邊將裝死的上官晴拖下車來。手腕被倪杰緊緊攥著,上官晴能感覺到倪杰在發怒,只是弄不明白,今天貌似自己沒有惹到他,難道問句話就

  “干什么倪杰倪董,你拽我去哪里”上官晴想著他是不是要在這偏僻的村落把自己滅口泄憤情急之下,腦袋一熱緊趕幾步,撞進倪杰懷里。空著的手死死抓著他的后腰,不讓他前進,視死如歸的低喊:“你要滅口嗎我也要死的明白啊你倒是說說為什么”

  早上唐藺差點掐死她,還沒到晚倪杰又重施故技,上官晴不明白自己最近是怎么走霉運嗎老是得罪大人物,被人盯上要滅口的節奏。她并不知這是唐藺拿她和倪杰斗法的緣故。

  倪杰被她的話驚呆了,自己表現的這么明顯,竟讓她誤會自己要殺人他怎么舍得殺她,再說殺人是犯法的。倪杰是良好公民怎么會做違法亂紀的事情。

  被反撲的倪杰真想放聲大笑,腰上能觸及到她緊張的手指僵硬著。要不要再逗逗她唇邊的笑意漸漸放大,聲音卻平靜如水:“昨晚你去唐藺房間了”

  “啊嗯,是尹主任叫我去的。”上官晴仰著腦袋,老老實實的回答,見倪杰停住了腳步,就松開手準備站好。倪杰不想她看見自己現在表情,便趁她松手之際,雙臂一圈將她整個人連著手臂一起禁錮在懷里。

  倪杰下巴抵著她的頭頂,聲音變得低沉暗啞:“以后天黑誰叫你去男人房間,就算是頂頭上司,都不許去知道嗎”危險阿,小丫頭你不知道晚上男人全是狼么

  上官晴側了頭,眨了眨眼,她被倪杰將腦袋壓在胸口,抬不起頭,只能偏頭動作。心道:原來倪杰不是要泄憤,差點嚇死他說這話是關心我男人說得好像你是女人一樣

  倪杰的教訓聽在上官晴耳朵里就是妥妥的放心,他這樣說,他自己總不能越界吧上官晴看看天,還早沒到中午,下午可以回家了。不知道明天周末上官彬回不回家那個該死的陳國彪還在不在自己家里

  他們站的位置正是五燈湖極偏的一處。五燈湖岸邊一排排垂柳,環湖而栽,有不少垂到了湖面上,隨著微風輕輕搖擺,如同女子的細腰在扭動。

  一顆高大的垂柳樹下,一對璧人相擁而立,遠處幾個攝影愛好者搶著把這幅畫中人留下了影像。

  倪杰見上官晴不吭聲,以為自己說的她沒聽進去,就有點惱了,手掌順勢扣住上官晴的后腦勺,垂下頭猛地覆在上官晴柔軟嫩滑的唇瓣上。

  “你嗯,唔唔。”上官晴莫名其妙的被強吻了,對象是被譽為正人君子的倪杰董事長是誰說晚上不要見男人,大白天也逃不過去這個大騙子心里可勁的咒罵倪杰,身體扭來扭去就是動不得,倪杰的鐵臂夾的甚緊,上官晴被他吻的幾乎透不過氣來,打罵什么的全上不了手。心里急啊,倪杰企圖撬開她的唇瓣,上官晴卻死死咬緊牙關,眼神里是憤怒的火焰。

  倪杰一松口,上官晴張口就咬,倪杰被她咬到了唇角。他漲紅的臉絢麗多姿,吃吃的笑道:“會咬人的小狐貍你又咬我了。”

  “放手聽見沒”上官晴拍打著他的胸口喊道,渾身軟的沒什么力氣。斗不過他,就是體力也不如他好

  “不放,你再咬,我就再親,一直親到你沒氣為止。”倪杰半含威脅勾著唇角,伸出舌頭舔了舔溢出來的血絲。

  上官晴崩潰的“啊”的喊了一嗓子。

  倪杰渾身一抖,往兩邊看了看,二話不說抄起來抱著她跑到車前,往車里一塞,不顧她的反抗,用安全帶繞住她的身體,鎖上車門。然后悠然的在上官晴仇恨的眼光里,坐進了駕駛室里。哼著歌曲發動愛車,上了直路,見上官晴已經解開了束縛,安靜的坐在副駕上一動不動的,后腦勺朝他看著窗外。

  倪杰才正經的開口:“上官小晴,對不起我剛才情緒失控你要怎么打回來都行,就是別生氣”

  上官晴在氣頭上,哪里理會他的道歉,就是不開口說話。

  一路上不論倪杰怎么逗她說話,上官晴就跟啞巴了似的,只字不言。最后倪杰泄了氣,默默地開著車。

  很快就到了拈花客棧,周俊山不在,周俊山的媽拈花客棧老板,將上回他們住過的那間套房一直留著。這時候便將門卡遞給了上官晴,叫進去歇著,等周俊山一會。

  上官晴不拿卡,死活不進去,就在吧臺上和周媽媽聊天。倪杰也不進房間,在一旁不遠處手里抓著手機,坐著看她們聊天。

  周媽媽不敢接觸倪杰的眼神,那眼神叫人既敬畏又恐懼。最后周媽媽不想繼續聊下去,可是耐不住上官晴就跟著她。周媽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一個纏著,一個叫她滾蛋。這兩個小年輕,談戀愛你們就自己玩玩好了,不要把大媽我扯上好不好左右為難之際,周俊山回來了。

  周媽媽像是趕瘟疫似的把他們三個人攆了出去。上官晴一個勁向周俊山問東問西,仿佛百靈鳥般在他身邊跳來跳去。似乎周俊山是她喜歡的人一樣。而倪杰黑著臉跟在后面。

  周俊山便緩下步子等倪杰一起,上官晴卻拉他快走。周俊山心里叫苦不迭,難怪自己老媽把他們趕出來呢這兩個明明是有情,卻不知道今天吃錯了什么藥,丫頭偏偏折騰他。若是真的和他好,也就罷了現在成了替死鬼,連備胎都不算這倪董事長的臉快成鍋底了,自己得想個辦法脫身,讓他們兩自個調停去。

  五燈湖這時的表演暫停了,是該吃午飯的時間。

  周俊山對倪杰道:“倪董,中午我請你們去一家特殊的餐館。他家的菜里沒有一丁點葷,全是用素食做成的,當然你們若是想吃魚蝦也可以另做的。瞧,就那兒”

  不用周俊山指,他們就看見那家周俊山說的素食館。進出的人還不少,上官晴擔心道:“人不少啊,有沒有位子不過我不餓,早上吃的太多,怕是到晚也不餓呢”她說話間,用眼角瞟了眼倪杰。心道:大盆粥大肉包吃下去,再吃完這頓撐死你

  倪杰接口道:“有人不是吃到想吐了嗎這中午晚上倒可以省了。俊山,我們把錢拿去投資早上呢,千萬別大葷,小心肚子疼”

  上官晴拿眼瞪他,嘟著嘴巴,又掉過頭不看他。心道:不讓我吃,我偏吃,偏叫你掏錢。想著就招呼周俊山進去。

  周俊山見兩人從不言不語到開始斗口,心里有了計較,這是有轉機

  倪杰眼里上官晴這副不服氣的傲嬌模樣可愛的很。她進去了,他的計謀得逞,輕輕翹起嘴角,心道:生氣的樣子也有趣

  周俊山歪頭望住倪杰,忍不住問道:“老大,你們這是來之前吵架了”

  倪杰逡他一眼,笑意漸濃,反問:“你說呢”

  周俊山不怕死的直言不諱:“只要不是因為我,我就可以幫你哄她。”心里著實虛的很,但與大人物增進感情的這種機會,他是不會放過的。

  倪杰點頭嗯了一聲,越過他低頭往里走。

  周俊山小跑著跟上,伸手招來了老板,在他耳邊低語一陣。素食館的老板吃驚地望向倪杰方向,被高大的周俊山掐著后腦將他的頭調了回來,面向自己又囑咐道:“趕緊安排,我老板可是來投資的,他心情一好,你這小店有望翻新”

  素食坊的老板點著地中海沿岸線的腦袋,笑得像個米勒,哈著腰屁顛屁顛的跑開了。走過領班旁邊說了一句,領班快速的趨向上官晴坐的桌子處。

  周俊山穿著姜黃色外袍,仙風道骨般大搖大擺的晃上了樓,坐在上官晴左邊空位上。他前了身體對上官晴笑瞇瞇道:“小丫頭啊,你看了半天菜譜,有沒有中意的菜式”

  上官晴抬起頭,水靈靈的眼霧蒙蒙,撇撇嘴為難說道:“周大哥,你看這圖上的菜式都好看,就是不知道哪些好吃我正糾結呢,你推薦一下嘛”她推過菜單,周俊山湊過去,兩人的頭免不得要碰上,看在倪杰眼里就是頭靠頭、肩并肩。要不是周俊山剛說要幫他,倪杰這回肯定一個過肩摔得把周俊山甩樓下去。

  周俊山并不知道自己在倪杰心里差點成了肉餅,他樂滋滋的介紹美味正來勁呢

  上官晴和周俊山說的熱鬧,上官晴在寫菜名,周俊山一邊介紹菜式,一邊將菜名由來娓娓道來。倪杰聽的不厭其煩,但是還得耐著性子聽下去。倪杰的記性極好,他不想聽可是周俊山的每一個字都能印入他的腦海。還真邪門了

  人的心情越是沉悶,聽多了不想聽的話也就越變得浮躁,郁悶起來。倪杰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他想著如果周俊山再講下一道菜式,他就把他扔出去

  周俊山的運氣還真是好,他仿佛聽見了倪杰的心聲,停下話頭,斜了一眼倪杰。心下大駭,老板這臉冷的如數九寒冰,臉上似乎結了層霜,白的不自然。難怪這樓上忽然冷風嗖嗖呢,原來這有一臺移動大冰箱。


重要聲明:小說“時光不負已微涼”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今天三d试机号是多少